终南山变网红隐居地房租翻了50倍 住的都是有钱人

家居新闻 2019-09-11167未知admin

  最近几年,在大都市的社交圈里非常流行一个词——逃离。越来越多的人,逃离北上广深,逃离大城市,要去找回生活本身的意义,于是“隐居”成了年轻人时兴的生活方式。

  选择去乡村隐居的人,要么是去城市近郊,要么是去偏远的山村,而其中最热门的隐居地,非终南山莫属。

  终南山,景色秀丽,闹市,是等文化的发祥圣地,无论从自然条件还是文化资源的角度来说,终南山都是一个极好的避世之地。

  但是梦想和现实还是有差别的,终南山上的房子基本上都是土坯房。房子可以,重点是每天在这里都可以无所事事。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也还算不错。

  但是好景不长,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来终南山隐居竟然成了,一项热门活动。

  随着来终南山隐居的人数增长,终南山的房租也涨了,翻了不止50倍,原来一年400元,现在一年要30000元。

  由于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,那个曾经轰动一时在终南山隐居读书的小北姑娘,无法支付金额庞大的租金,只能重新回归到都市生活中。

  曾经,一对西安80后夫妻隐居终南山开医馆的故事,也引起了很大的关注。

  一开始夫妻俩是为了给父亲治病,后来得到了高人传授医术,所以就在终南山一处的半山腰上,租了一座二层楼房的小院子,这里既成了一家人的住所,又是医馆,给村民看病用,而且是免费的。

  因为夫妻俩在外地有生意,所以足够平时花销的开资,而且山里的生活成本比较低,很多东西都可以自给自足,但是近两年来,山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 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到这里,终南山本地的居民都搬走差不多了,现在山里几乎全部都是来此隐居的年轻人。

  据说,登记的和没登记的加起来不少于30000人。而且很多人看到了其中的“商机”,开始纷纷在终南山建起了“民宿”,往年终南山的房租行情大多为一年数百至数千元不等,上万的情况很少,现在很多土坯房一般为年付需1万5至2万元。

  比如,这位前段时间很火的27岁姑娘,一个人住进终南山,3年后竟造出一家绝美书院,故事很有话题性,而其实她也只是以隐居之名,在终南山开民宿赚钱的其中一个人罢了。

  起初她找的房子满目荒草、破破烂烂

  然后把这个房子进行了

  因为书院出了名,来这里居住的人越来越多。

  所以她们立马又在山的另一边又开了一家新的书院民宿,可见终南山的民宿生意有多火爆。

  昔日的终南山虽然贫苦,却很悠闲现在这里少了些“”。

  现在来终南山的人虽然很多,但他们已经不完全是来避世的了。有的是花花世界呆够了,有的是为了逃避,有的则是来这里赚钱的。

  除了刚刚提到的开民宿赚钱,终南山还有“隐士”培训班业务,教你如何速成一名优秀的隐士,换着法儿赚(pian)钱。

  而在以前,真正来终南山隐居的人,大多是没什么钱的。

  在这里住草棚、住石洞

  垒石屋

  能盖起一座小房子,已经是条件非常好的了。

  图为隐居的一个正在上房顶修理漏雨的屋顶。

  图为一位尼师的住处

  或许那时候的人才真正懂得什么是隐居吧,过最清苦的日子,悟最高深的大道。

  而现在“隐居”的人要么有钱,要么有才,还要吸引纷纷扰扰的客流去消费。到底是“赚钱”还是“隐居”呢?反正现在没钱的人,大概已经不想去终南山隐居了,毕竟房租已经那么贵了。

  【在终南山上隐居一整年,是怎样的体验?】

  真正来终南山隐居的人,日子过得真的非常简单惬意。因为有太多人向往着诗里所描述的生活:我有一所房子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只出于兴趣爱好选择喂马劈柴,完全不用为生计奔波。

  2016年,张二冬在终南山花4000元租下一处废弃老宅的20年使用权,于是过起“悠然见南山”的生活。每天的日常就是:晒太阳发呆听音乐写字喝茶做饭喂狗喂鸡喂鹅,给菜浇水做酸豆角收鸡蛋晒被子凉柿饼,赶友,画画,写书。他曾经与大家分享过他的一年十二月: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。

  详情请戳图集了解▼

  去年这个时间,梳理了一年的生活琐碎,一晃竟是又一年。按说山上的日子,已经过的很慢,春华秋实,每一天都是实实在在的一天,但我还是觉得快,大概是因为一生的,太短了。

  年龄越大就越不清楚哪些是想象出来的,哪些是真正发生过的,于是,幸好有照片。

  一月,还在下雪。

  叮叮咣咣,凿冰取水

  刚有一只猴子穿着不合身的衣服从门口过讨水喝。

  凤霞总是独来独往,别人吃完了她才去吃。我平常会多照顾她。

  我觉得凤霞长的不差啊,丰乳肥臀,多有母鸡味儿。比那几个婆娘身材都好,眼神也柔软的多。

  你看看凤霞,再看红艳,明显,凤霞就很凤霞,红艳就很红艳。

  二月,此地正好

  二月,春节回家了一个礼拜左右。

  很惭愧,每次下山只要超过一个礼拜,我就会有焦虑感。有作用,一旦离的太近,就会迷失,会被动,会疼。所以还是要逃离。

  此地正好

  青梅竹马

  这一生的时间都可由我任意支配,并会持续下去;有电影、音乐、书,有宣纸、毛笔,油画框;有鸡有鹅,有猫有狗;有山有云有风有太阳,有有吃有喝有余粮。可以自然醒,沐暄堂。

  三月,杏花开

  三月,最后一场雪

  杏花宝宝

  杏花开

  撒欢奔跑

  摔倒

  妻妾成群

  三月底,野花遍地

  美不胜收

  四月,吃货的季节

  蒲公英,可以吃

  水抄,凉拌,葱姜蒜

  榆钱

  口感筋道

  榆钱,也可以玩

  核桃须,剥的时候有快感

  核桃须,葱油凉拌

  槐花,最爱吃了。

  土鸡蛋的分辨很简单,蛋清的粘稠度,和蛋黄颜色,偏橙。

  蒸着吃,可以配香油蒜泥。

  米饭,有花香

  四月,可以吃到羊奶子果了

  有蚊子

  五月,交配的季节

  五月,山花烂漫

  野菊花,拿回家

  后山坡上有一片花海,星星点点的小黄花,像漫山遍野的萤火虫,美极了。但过两天再去,就被山里村民给割光喂牛了。他们只有看到菜地里的洋芋开花了才会欣喜。

  我发现野花总是更好看一些。就像花园里的月季,我们都见过。但是墙角里开出几朵雏菊,就动人的多。

  偶遇

  樱桃好吃

  早杏

  烧麦仁,重点:一定要有柴火灰的香味。

  金花银花金银花

  五月,交配的季节

  蝴蝶还挺温情的。像中国式的爱情,含蓄而内敛。

  象鼻虫就有点.......有点欧美风

  高手在民间:一边疾速奔走,一边嘿咻

  给幼婷,添个窦文涛和许子东

  两个小家伙,走哪跟哪,一定是把我当妈妈了。

  槐花花期很短

  这天下午,偶遇一只蚂蚁,被另外两只夹攻。

  我一直觉得,蝴蝶翅膀上的图案,是造物主画上去的

  六月,小菜园

  蜀葵的花期好长

  给植物浇水的时候,是能听见它们喝水地声音的。

  挠一挠番茄宝宝

  椒嫩如水

  所有的生物,小的时候,眼神都是一样的。像小鸡、小鸭子、小狗、小猪、一两岁的小宝宝,包括植物刚结出的果子,小花苞,都是懵懂天真,可爱至极。

  麦子熟了

  算黄算割

  半夜房子渗水

  下着雨改水渠,想起杜甫

  六月,回家了一趟,帮忙收麦子。

  回来后,钥匙忘带了。

  四只造蛋鸡,每天都有惊喜

  七月,知了知了

  知了太多了

  七月,有桃吃

  西瓜我不吃籽

  野百合,长的很好吃

  谷子结籽

  菜园可摘

  营养不良的苦瓜黄瓜,实在惭愧。

  秋葵倒是长得茁壮

  水抄油泼

  八月,又是吃货的季节

  八月炸,口感就是拌了白糖的面糊糊。

  花蹦蹦长大了

  一颗葱

  这一枝,不小心,多剪掉了一片叶子。

  这样就完整多了。

  九月,遍地小野菊

  大胡子

  “郑佳”是去年同学送上来的狗,同学叫郑佳,就叫他“郑佳”了。其实本来叫牛牛,但陕西话里,牛牛是男性生殖器的意思。我整天牛牛牛牛地喊,太了。

  九月,遍地小野菊

  我还是先看看云

  看看野花

  有狗有花

  十月,秋意浓

  直接挂的火晶柿子,一直可以挂到大雪。

  秋天的气息很好,萧瑟与孤独,满山的红叶和枯黄,还有让人的寒意。,就容易悲观,所以秋天最容易...伐开心。

  霜降挂柿饼。不难,削皮就行。

  泡点酸枣醋

  野菊花,小火焙干,可以泡茶。

  燃烧的树叶有香味

  春天的早上,夏天的晚上。冬天的正午,秋天的下午。

  我只画了小番茄,花是篱笆画的。

  写完字还有我煮面吃

  偶遇两位尼师

  见过很多出家人,很少能看到面相好的,大多愚钝,浑浊,倒是面相好的有很多看上去很干净的。女人容易令男人浊,却也容易让自己清。你看,那些单身的女性,大多数都很“清”。

  十一月,有小雪

  小鹅长大了,锵锵三人行改行出来混了。沐暄中学后操场一角,三白衣少年、低年级毛衣男生,长达数十分钟。

  明年的鹅蛋应该就可以孵小鹅

  十一月,山下雾霾很稠

  山里的云很轻

  十一月,有小雪

  清掉一批画给邻居老太太烧材。

  油画就是好,防水防晒防渗漏,可以烧炕、遮光、扎篱笆,冬天可以取暖,夏天可以挡风,小画还可以当茶盘哦。国画就只能糊墙引火记电话号码,还是买油画吧。

  做不到植物,能做到动物也行。植物只需要阳光和水就能满足地活一生,你看他们,太阳出来就很好,渴了,一点水就很欢乐,能做到植物那样的,是佛。动物的话,比植物的需求多了一点,除了吃好睡好之外还得撒欢奔跑,还要交女伴。这些都能满足,就是最好的一生了。人的话。

  十一月的一天,带土豆下山,应该是土豆长这么大第一次下山,作为伙伴,感触颇多,我觉得它应该比我的感受更深刻。它像一个穿越到现代社会的古人,紧张好奇不知所措——其实我知道他在想什么。土豆身上有很多我会用一生学习的东西,比如简单,眼睛里的天真。能在以后的生活里,做到和土豆一样,吃饱喝好,撒欢奔跑,就接近道了。

  小枕头

  十二月,每一滴水都结冰

  嘉陵的皮夹克

  每天要是只做一顿饭就好了

  今年雨季太长,之前做的柿子饼,都发霉了。

  (周)公度兄买的小米给几个小伙伴吃,我可没有贪污哦。

  山上的生活表面看上去也是重复的,但其实不是。埋头工作的重复是机械的,就像超市收银员。山上的那种重复却是永远带着新鲜的饱满,因为关注的对象,是身边的细节,就像你随时可能,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阵雨惊喜。

  频繁的幸福感。所以我一般不回答,我会住山上一辈子吗这种问题。

  (参考来源:环球旅行、终南山泉,由网易家居综合整理)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文商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