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论文、无科研,讲课好也能评教授?

时事新闻 2019-08-13180未知admin

  原标题:无论文、无科研,讲课好也能评教授?

  看点:近日,南京林业大学公布了2019年职称评审结果,已33年的理学院教师蒋华松如愿评上了教授。这是该校第一位“教学专长型”教授。

  这项“不唯论文唯教学”的新政,引得不少和蒋华松一样长期扎根在育人一线的教师纷纷点赞。蒋老师此次入围,无一篇论文,无一分科研,全靠教学硬实力。南京林业大学这一评审政策在全国高校中走在前列,不过这也是大势所趋。

  根据今年3月南林发布的《南京林业大学教学专长型高级专业技术职务资格条件(试行)》,“教学专长型”是指在教学方面具有“特别擅长的学识、技艺、本领或特殊才能”。学校在对这部分老师进行职称评聘时将教学业绩取代科研业绩,重点考察其教学水平和人才培养的成绩。

  “每一届南林学生中,有十分之一都上过我的课。”这是蒋华松常跟人炫耀的资本。蒋华松就是“教学专长型”教师的典型代表。

  2013年,南林发布《南京林业大学教授资格条件(试行)》,探索试行多元化复合型评价体系。按照教师的不同专长,分为教学为主型、教学科研并重型和科研为主型,对不同类别教师的科研业绩和区别对待。

  2017年江苏省人社厅、江苏省教育厅联合召开推进会,明确从2017年起下放所有本科院校教师职称评审权。此外,对高校教师职称评价的导向进行了调整,不再“唯论文、唯学历、唯资历”,突出师德、教学业绩和社会服务。此后,南京林业大学组织相关部门,就分类推进学校人才评价机制展开调研。

  南林大人事处会同教务处、学工处、评估办等部门多番研讨,细化考评指标,完善考核办法。首先是要“形成有特色、效果好的主讲课程教学风格”。由教务处在教师不知情的前提下,在其前一年授课中随机抓取3段45分钟的教学视频,组织校外不少于3位国家级或省级教学名师,以及校内教学督导等进行评议。其次是要“深受学生欢迎”。由学工处调取近五年的毕业生数据,通过发放调卷,了解毕业生对教师教学活动效果的评价。最后再结合教师的教学工作量、教改教研、教学项等工作实绩进行综合考量。“通过一系列程序,让真正有能力、有才学、教得好的一线教师脱颖而出。”韩建刚说。

  南京林业大学校长王浩表示,后期学校还将针对不同类型教师的岗位职责和工作特点,以及教师所处职业生涯的不同阶段,分类、分层次、分学科设置动态化的职称考核内容和考核方式,让不同专长的老师都能在南林校园中专注于扎实、系统、高水平的专业工作。

  近年来,不少高校都开始摸索“教学型教授”的评定径。2017年,华中师范大学发布《教学型教授职称评定工作实施方案》,决定设置教学型教授岗位。2016年,山东大学决定试点教学型教授评定,以鼓励教师不断钻研教学方法。

  高等教育强省如湖北,早早布局职称分类评审。2015年湖北省属高校、高职院校正高职称中,教学为主型227人,科研为主型仅12人。

  除了职称上的鼓励,不少大学也推出了教学金。比如浙江大学设立的“永平教金”、武汉大学设立的“本科优秀教学业绩”,以及广东财经大学2019年出台的《本科教育教学励办法(征求意见稿)》,将对教学科研进行同等励。

  其中,浙江大学设立的“永平教金”,杰出教学贡献每人励100万元、教学贡献每人励10万元、教学贡献提名每人励5万元。

  在大学以往的职称评比中,最看重的就是科研、论文数量,导致“教得好”不如“写得好”,深谙教学的教师反而晋升难,成为当前许多高校职称评选的现状。

  2013年,南林发布《南京林业大学教授资格条件(试行)》。尽管如此,在当时的评价体系中,论文、专著、科技励等科研业绩所占权重依然较大,多年下来,通过“教学为主型”评上高级职称的老师屈指可数。

  33年的蒋华松老师,不仅是学生心目中的魅力教师,还被誉为“南林高数家”。这样一位学子心中的魅力教师,却在副教授的岗位上一待就是12年。“不是老师不够转正资格,而是他们突出的教学成绩在原有的职称评价体系中并没有太多优势。” 南京林业大学人事处副处长韩建刚坦承。

  如今,南林大评出首位“教学专长型”教授。相比以往对科研业绩的量化,考核教学业绩不是一件容易事。由于首次实行,评价体系并非完美。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,“虽然一些学校提出了概念,在实施过程中也有一些措施,但教学型教授评定的机制、规则,依然没有研究型教授那么明晰、刚性。”

  虽然一些大学评出了首位“教学型”教授,但现实不那么乐观。储朝晖表示,“大多数教授还是倾向于评研究型教授,并不倾向于评教学型教授。”

 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一旦教师做科研很难有成绩,教学型教授也很难做好。这就形成了教学型教授的吸引力不够大。厦门大学教授谢作栩表示,“缺乏科研意识、做不好研究、带不好实践的教师,是教不好大学生的。”

  专家提醒,在今后实施的过程中,我们不能一味地说评教学型教授就好、研究型教授就是不好,而是要综合评价它的效果。的方向是对的,但“教得好”也要经得起质疑和检验。

  注: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  文章来源:扬子晚报、中国新闻周刊、中国教育报

  (关注“搜狐教育”获取更多教育信息,微信ID:sohujiaoyu。)

  

Copyright © 2010-2020 文商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